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药械管理
农民日报:收得上来处置得了运行规范 浙江:农药废弃包装告别“河边躺”
来源:农民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9-07

从农村出来的人,对这个现象肯定不陌生:农民打完农药后,随手就将包装瓶、包装袋一丢,之后,这些废弃物的“命运”不是田里埋,就是河边躺,要么随风飘。事儿看起来虽小,但日积月累,数量却颇为可观,对土壤、水体的污染更是不容小觑。当然,如果要回收处置,也绝对不算一桩轻松活。

2015年,浙江出台专门办法,在国内率先推进全域性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和无害化处置。到去年底,全省所有涉农县(市、区)均出台了具体实施细则,并展开实践。去年,浙江投入1.5亿元专项资金,回收了5024吨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率达到82%,其中无害化处置4701吨,处置率超过93%。浙江是怎么做到的?期间遇到了哪些困难?又是如何破解的?记者对此展开了采访。

政府要主导财政需支持

浙江历来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和治理,尤其是2013年启动“五水共治”重大战略部署后,全省上下对污染重拳出击。在整个体系中,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处置首次被写入省委、省政府的重要文件,由此提上议事日程。

尽管此前,上海、北京、广西等省区市曾展开过此类探索,而在浙江的余杭、鄞州等地,从2009年以来也探索出了比较可行的实践经验,但要在全省范围内铺开,国内尚未有成熟经验。浙江尽管整体经济实力雄厚,但仍有一些欠发达地区。倘若没有政府主导和财政支持,要推进这项工作,困难可想而知。

2015年,浙江省政府正式出台办法,明确了政府扶持、企业主体、市场运行、属地管理的原则,并提出建立以“市场主体回收、专业机构处置、公共财政扶持”为主要模式的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体系。

如何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记者盘点发现,考核机制发挥了重要作用。该工作被纳入了“平安浙江、五水共治、现代生态循环农业试点省、农产品质量安全放心县示范省、土壤污染防治、打造整洁田园建设美丽农业”等考核内容后,大大发挥了“指挥棒”的作用。到去年底,浙江所有涉农县(市、区)均出台了具体实施细则,并落实了专项资金。

浙江省农业厅高度重视这项工作,正式全面推开前,还在21个县(市、区)进行试点。具体承担这项工作的是浙江省植保检疫局,在分管副局长何春龙看来,毕竟农药废弃包装物的回收处置属于“准公益”,需要政府综合力量推一把,而顶层设计的厘清,再加上考核杠杆的强化,实际上解决了行政力量的问题,否则光靠单个农业部门,根本难以运行。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对于具体如何运行,在浙江,省里只有两点要求:一是必须建立回收体系;二是必须严格规范运行,实行无害化处置。至于到底怎么回收,浙江允许自由发挥,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过,为了让各地有经验可循,浙江主推了余杭和鄞州两种模式。

余杭的做法主要是有偿回收,在全省起步最早,经验最成熟,运作也最规范。记者了解到,当地回收的标准为:100毫升、101~300毫升、301毫升以上的废弃农药瓶分别按照每只0.2元、0.5元和1元回收,农药包装袋则以50克为上下分界线,分别按照每只0.1元和0.2元回收。每年光回收农药包装的补贴,财政就投入300多万元。

谁来回收?谁来运输和处置?杭州市余杭区农业行政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固定回收点设置在全区165家农资经营网点,由3家储运单位定时、定区域归集到专用仓库,最后运输到专业的固废处置环保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

因为有了经济效益,很快,遗弃在田间地头的农药袋和农药瓶都被捡去换钱。甚至起初,还有不少外地的废弃农药包装物也流通到了余杭境内。对此,该区设计了专门的防伪标签,要求农资经营网点在售卖农药时贴上。不过,随着“余杭经验”的推广,这种现象也慢慢得到遏制。现在,温岭、上虞、义乌等不少地区,均采取了有偿回收的方法,成效都十分显著。

另一种做法,是宁波市鄞州区所采取的规模场户自行收集和散户由村保洁员收集相结合的方式,将农药废弃包装物送至乡镇集中收集点后,再交由专业的环保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置。为了推进这项工作,鄞州区把基本农田保护激励资金与农资包装废弃物回收相挂钩。能否享受,还得看回收率怎么样。此外,对大户来说,一旦回收率不达标,除了不能与这一奖励结缘,还将很难享受到其他各类农业扶持政策和评优认证。当然,对保洁员也有具体考核。

“余杭模式和鄞州模式,很难说孰优孰劣。在全省推广过程中,我们鼓励各地结合实际情况,围绕收得上来、处置得了和运行得规范,因地制宜,大胆探索适合于不同地区、富有特色的高效回收处置模式。从实际情况看,各地确实也探索了不少行之有效的方法。”何春龙说。

记者了解到,除了上述做法,诸如海宁、东阳、奉化等地,充分发挥供销系统农药经营网络全、设施装备好的优势,由供销社组织实施回收和处置,建立了农资统一配送与废弃包装物统一回收相衔接的模式,效果也非常好。

收回来更要减下去

据统计,截至目前,浙江共建有县级收储中心191个,固定回收点则接近1.8万个。去年,全省回收的农药废弃包装物超过了5000吨,回收率超过8成,其中93%以上得到了无害化处置,基本告别了随便扔、靠风刮、沿河漂、田里埋的历史。

另一方面,浙江从源头抓起,通过农药减量,从而实现了废弃包装物总量的减少,其主要做法就是大力推进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以及绿色防控的融合发展,并大力推广高效环保农药和农药减量技术。

何春龙介绍说,近三年,浙江的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面积每年以100万亩的速度增长,去年达到了702万亩。与此同时,大力推广绿色防控技术,全省建起800多个绿色防控示范区,示范面积达88.4万亩,落实农药减量技术应用面积1455万亩。去年,浙江化学农药使用量同比减少6976吨,下降幅度超过12%。

记者采访发现,由于整个运作体系的建立,再加上层层考核和经费保障,在浙江绝大多数的涉农县(市、区),农药废弃包装物的回收处置已经基本走上轨道。不过,许多基层官员也提出,毕竟现在农药产品是市场大流通,要解决一些深层次难题,需要在国家层面做好顶层设计,各地同下一盘棋,按照“谁生产谁负责、谁销售谁回收、谁使用谁送回”的机制,落实农药生产者、销售者、使用者的主体责任,以此来推进市场化运作,才是真正的长久之计。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就目前而言,浙江许多地区的固废处置中心原本的运转状况就已接近饱和,尽管政府有补助,但不可否认,处理能力仍跟不上处置需求。想要解决这一尴尬现象,无害化处理机构亟须扩能,而此问题,在全国普遍存在。

小小的农药包装袋,在农村是一个容易被遗忘的细节,它的回收处置,既不是软指标,更不是硬任务。浙江率先从全省层面进行农药废弃包装物的回收,这既体现了浙江省委、省政府的责任与担当,同时也是生态文明的现实要求,还是“两山论断”的生动实践,更是人民群众对美丽环境、美好生活的追求。

但要做好这件小事,也并非一件轻松事。除了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除了制度、经费等的保障,更重要的是,如何倒逼农民改变过去的陋习。显然,思想上的革命,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记者手记    

记者采访发现,在这项工作中,浙江人的“创新基因”得到了充分展现。从省里制订的顶层设计看,浙江给予基层充分的探索空间,不搞一刀切,不搞大跃进,不搞齐步走,允许有条件的地方先行先试,再为其他地区提供经验和教训。与此同时,各地学习先进也不照搬照抄,更不是盲目跟进,而是因地制宜,循序渐进。

当然,对于农药废弃包装物的回收和处置这个新课题,浙江只是先迈出了一步,目前仍存在诸多困难。在这条道路上,相信只要遇到问题不回避,凭着求实创新的改革精神,百花齐放总会出实效。届时,再回头看看,轻舟已过万重山。